kkkar.

意识流派(๑• . •๑)日常话唠

翻翻锤基tag沉默了

   锤基的热度真是要上天,大佬太太那么多磕粮磕到撑Σ(っ °Д °;)っ不愧是榜单之王…
  
   再看看我newtmas一阵心酸,一周后点开tag都还是一周前的模样,干净纯洁。

  那么好的cp为什么火不起来。

  大哭。



  好想看newtmas的短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ylmas】【ABO】始于唇齿(1)

  *明星AU   生子梗   慎入



  *端午假来一碗狗血言情ABO : )










   墙上的挂钟里秒针嘀嗒嘀嗒地走着,天花板冷冷的光打在空荡荡的走廊,在一个小人身后投下一小片阴影,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白白嫩嫩的小团子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套着天蓝色的短裤两条小短腿悬在半空中晃晃悠悠,低着头一块一块数着地上白色的瓷砖。




  (Daddy怎么还不回来呢……好困啊……)

  


   小家伙的脑袋瓜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眼皮慢慢慢慢粘在了一起,头一下子往下坠——




    幸而被一双大手及时托住了。




   “Hey, 小家伙,这里可不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小团子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对上男人笑眯眯的眼睛,一下子看直了眼。





   (好帅的叔叔哦——)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家里人呢?”




   “Daddy说让我在这里等他……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Dylan皱了皱眉,心里估摸着怕不是遇上什么丢小孩的,这大晚上的……谁会把自己的孩子扔在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




   他索性坐下来,反正他也刚刚拆了绷带,躲过护士小妹的围追堵截,不着急。他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团子肉乎乎的脸蛋。




   “你叫什么名字?”




   “Tom!!(( ー̀εー́ )”




   团子不怕生,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有样学样地伸出一只小小指头,戳了戳Dylan的脸。


  “那你呢?”




   “我是大魔王哈哈啊哈哈哈——”Dylan伸出两只大手张牙舞爪地作势要抓住Tom。

    团子一脸冷漠。




   (叔叔好幼稚哦……)




    Dylan无奈地抽抽嘴角,只觉得这小孩可爱得很,老成模样不知道像哪个家伙。干脆一手把小孩抱在自己的膝上,一手揉乱小家伙一头梳得整齐的黑色三七分,笑起来。





   “好吧……Tom,我叫Dylan.真怕你这个小家伙被人拐走,我陪你等你爸爸好了。假正经的小鬼。”











 
  米色的窗帘垂下来,窗台上的绿植翠绿新鲜,空气里是淡淡的alpha信息素味道,苦杏仁味,没有侵略性,只有安抚的感觉。



  室内的温度不低,Thomas还是觉得冷。幸好体内那种令人发疯的高热褪去了,腺体的剧烈疼痛也随着刚刚注射的强效药下缓解了不少。



  “Thomas,我知道你不想听,但是根据你目前的状况,我还是建议你应该……迅速找一个合适的伴侣。”Chris穿着白大褂,坐在桌前,一双蓝色的眼睛透过玻璃镜片认真地望着眼前脸色苍白的omega.



   
  Thomas勉强扯出一丝苦笑,捋了一缕垂下的金发“Chris,你知道这不可能。”




   “你现在的腺体很不稳定,Thomas。你这几年服用的大量的抑制剂,连孕期也没断过……这对你的身体带来的伤害,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向来温润的医生难得对这位自己跟了最久的病人生了气。




   Thomas咬了咬嘴唇,轻轻地说:“就不能……直接切除我的腺体吗?”




   “按程序这必须要标记你的alpha确认同意才行。”Chris重复了又一遍万年不变的答案。




  “Chris…我知道你有办法的……Please.”Thomas低下头,执拗地盯着手臂上一个个小小针眼,他几乎不敢直视医生。




   Chris沉默了。这个他所见过最骄傲的omega,他的病人,他的挚友,竟然在这一刻低下了头。





   空气里是几乎快凝固的无言,很久很久,久到Thomas的眼睛都干涩起来,一个白色的小盒子被推到他眼前,他听到对面坐着的医生长叹一口气。




   “真拿你没办法……那你就先把我给你的抑制剂停了,反正你的身体也没有办法承受了。最近先吃这种T-lp27,等你的信息素慢慢消失,就可以准备手术了。”




   “……谢谢你,Chris.”Thomas惊喜的抬头,伸手把药放进口袋里,终于放松的笑了起来,“Tom还在外面等着我,我先回去了。”




   “原来掩盖你omega信息素的药也停掉吧,那种直接释放alpha信息素的掩盖药物会让你对这种新药过敏的。”





  “……嗯。那我先走了。”





  “外套披上,外面冷。”












   

   Thomas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冷静,他扯紧了身上披着的卡其色风衣,盯着不远处诡异的一幕。




  黑发的男人低着头,把Tom抱在怀里逗,而自己家的那个小笨蛋还任由人搓扁揉圆,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傻乎乎的往男人怀里拱。




  ( 这一定不是我那个冷静自持成熟稳重的乖儿子,这跟一个三岁小孩有什么区别??!……虽然Tom好像就是三岁来着……等等这人是谁??)





  Thomas一边脑内凌乱一边抬起脚就要冲上去制止,却在看清男人的脸时,猛地顿住。






    有一瞬间他觉得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秘密被一下子从心脏刨开,那些令他辗转了无数个夜晚的,藏着他的呜咽和忍着的痛苦的,那些他拼命遗忘拼命躲藏的,一下子炸开来,涌遍全身。






  他转身迈开退,脑子里第一个想法是逃。














   小家伙眼尖,突然指着走廊尽头惊喜地叫“Daddy!!”





   Dylan顺着方向望过去,看到那个熟悉的单薄背影,眼睛眯了起来。




  “……Thomas?”




  金发的背影僵硬地转过身,眼神凝住。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



   眉目英挺的男人抱着孩子,向他走来
  
 

   身后是洪流一样的旧时光






   他带着沉淀过的执念与不甘



   呼啸而来。

 







 
TBC 
    








 

 

【Connor】错误订单(1)

*ConnorX You  (*/∇\*)乙女向

 

*这两天磕康纳磕到疯魔的产物 我康纳酱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呜呜呜呜呜(((*°▽°*)八(*°▽°*)))♪




     显然这次CyberLife的配送系统出了什么问题。

    你打量着着站在门口这个和订单完全不一样的男人,一身西装笔挺,黑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起,眉眼间透着一股程序化的冷静——这显然不是一个家政机器人的模样。


 
( 其实还蛮帅的——等等这不是重点啊Σ(っ °Д °;)っ!!)


   “额……你……确定你真的是我订的家政型防生人吗?”你趴在门后探出头,再一次试探性地询问。



  “小姐,如果你的订单是于昨天晚上生成的AD1726329 ,那么我很确定。”男人低下头,认认真真地望着你。



   “……好…好吧…”这个仿生人的眼神真诚地让人没法拒绝,你只好打开了门。










   男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一丝迷茫,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这坐姿……怎么看怎么乖巧可人……总觉得像是……迷路的小孩?



  “你叫什么名字?”


  “Connor.”


  “好吧…Connor,你去……洗个碗好吗?”你想看看这个自称是家政型的仿生人究竟是不是在蒙人。


  Connor先生冷静地点点头,起身走向厨房。


  Connor先生冷静地在洗碗槽前,打开了水龙头。



   Connor先生看上去胸有成竹,非常淡定。




   你在心里默默点头,嗯,看样子可能CyberLife是出了什么新的噱头,比如高帅冷漠型男性家政仿生人吧。



   很会满足现在女生的少女心嘛。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你奔向厨房,一地的盘子碎片。


  黑发男人手足无措地现在厨房里,举起沾满泡沫的双手,一脸无辜。


  “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洗碗这项工作并不在我的程序设定里。”


   (不会洗碗你好意思说你是家政型??那你刚刚那副胸有成竹的淡定样子是怎么回事??(ノ ○ Д ○)ノ)



   男人好像会读心术一般,面无表情地开口“小姐,处变不惊是我的初始性格设定。这是性格的优点。”



   你无奈地扶额“算了…算了,你放在那里吧……别管它了…”


 

  Connor歪歪头,“其实你可以教教我。”


 
(现……现在的仿生人…都那么萌的吗……!??)














   如果我有一只Connor我可能会把他吃了呜呜呜太可爱了(☆∀☆)

 




 






???这是个什么操作??

甜茶 基宏  小丑哥哥????

天呐你怎么这么帅(*/∇\*)

【Dylmas】Super Psycho Love (下)

*完结啦(「・ω・)「嘿

    



*黑化预警    肉渣预警   可能不是你想要的结局  以及非常非常长(我太啰嗦)




*大概拉一下时间线:桑大概一月末从伦敦飞LA去涤纶家住了半个月,2月15日回伦敦拿了个奖。所以……他们情人节是很有可能一起过的(坚定正直脸)




*这篇我写的很意识流,你们能喜欢我真的很意外很开心,总之谢谢大家啦~~(๑•́ωก̀๑)











   Thomas不得不承认他对Dylan越来越过分的依赖感。




   自从那一次被Dylan又重新从电梯里牵回家,踏进玄关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再也跑不了了。心里却有一丝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安心。




   他当然不会忘记*Dylan的存在,他恐惧着,他一想到他身体会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而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又开始湿透。

 


   但是他放弃逃离,他觉得那是因为他爱Dylan。
 











   他们做白天的挚友,夜晚的情人。














    然而爱无法平衡。














   Dylan这个时候正在卫生间里剃胡子,白花花的泡沫糊了一脸,他握着一次性的剃须刀,对这镜子里的自己大眼瞪小眼。




   他其实并不太在意胡子这种东西,只是某个精致的英国人似乎并不喜欢他这胡子拉碴的模样。





   Dylan发现自己最近越来越在意Thomas——是那种超过朋友界限的在意。





  “你果然忍不住了么?”





   (谁?)





   Dylan迅速左右看了一眼,没有人。






   (不可能……刚刚声音那么清楚…………声音……?)




   男人突然猛地望向面前的镜子,镜子里的人目光戏谑,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嘴不受控制地一张一合。




   “你忍不住了。”









   他抓起手边的漱口杯狠狠扔向了镜子。









   “怎么回事啊你……不就是剃个胡子嘛……那么大动静……”Thomas一边嘟囔着一边推着Dylan走到阳台。




  “电动的剃须刀坏了,所以拆了一次性的,怎么也剃不好……就犟起来了……”男人挠了挠头,傻兮兮地笑。




  “那……我帮你吧。”Thomas眨眨眼,伸手拿过了他手里的剃须刀。


  

  Thomas的动作很轻,Dylan只感觉下巴上酥酥麻麻的,很舒服。他黑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Thomas,阳台上的微风吹起他偏长的金发,他眯着眼,认真的给他剃胡子。




  Dylan忽然没来由地觉得这样子很幸福。




   他没多想,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把Thomas垂在眼角的一缕金发别到耳后。



  没想到Thomas却成了红了脸的小兔子,立刻别看眼。




  “你干什么啊?!”




  “怕你眯了眼睛,那怎么帮我剃干净。嘿,快看着我啊。”男人笑笑。



  Thomas别扭的转过头,余下的动作飞快,刷刷刷三分钟草草完事,完全没了先前的温柔。




  Dylan委屈,Dylan决定用行动表达。




  下一秒Thomas被人一把搂住,某人的下巴在他脖颈处恶意地蹭,Thomas被弄得闷哼一声,小脸瞬间火烧一样红。



   报复成功。




   不过Dylan觉得这招不划算。




   他都被那声闷哼弄得硬了。









    Thomas一住就住到了情人节。



   2月14日那天Dylan紧张到胃疼,尽管他对于和挚友同居半个月就产生别样的感情和冲动这个事实还是难以接受,但放弃这难得的表白机会,他觉得自己会后悔一辈子。



  他甚至觉得他应该很早就喜欢Thomas了。




   他们早该在一起的。

  

   他执拗地认为。







   他和Thomas决定晚上出去玩。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两个人都想到了约会的意思,却都默默地不提,连开个玩笑都不敢。




   二月份的这个甜蜜日子里,灯火琉璃,街上都是粘粘糊糊地小情侣,商店里放着小女生的情歌,到处是卖巧克力,玫瑰和气球的漂亮小店。连雪花都洒落地轻轻柔柔的,慢悠悠飘在两个男人的头顶。





  Thomas步子快一些,他总觉得两个男人走在一对对小情侣之间有种莫名的违和感,Dylan却慢悠悠的,一反常态在那些玻璃橱窗前逗留,像个藏着心事的大男孩。




  “你快点儿,不然我们就赶不上烟花表演了。”Thomas头也不回地说,他总是习惯性地用别扭来掩饰过度的紧张感。



  后面突然没了声。Thomas奇怪地回过头,却被一个巨大的棉花糖糊了满脸!




  “你干什么啊笨蛋!!”




  “看你好像不开心,就想给你吃点甜的啊。” Dylan笑嘻嘻地耸耸肩——他其实就是想逗逗小可爱。




  Thomas盯着那团白白的东西,突然拉了拉围巾,毫无预兆地张开嘴,粉红的舌尖飞快地舔了舔棉花糖,脸上瞬间带上了猫儿般满足的笑容。





  “好甜。”




  (Fxxk——)




  Dylan感觉浑身燥热,向来话唠的他这下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满眼绚烂的火光,闪耀在这个属于恋人的夜晚。



   两个人被中心广场上密密麻麻的人挤的紧紧挨在了一起,Dylan的鼻尖充斥着Thomas的气息,填满他双眼的那个男孩正仰着头出神地看着天边的烟火,眼睛里倒映着整个夜空。




  Dylan出神地望着他,偏过头吻了他。

 

  Thomas愣住了,却没有推开。




  Dylan看到他眼里的不可思议和惊喜,还有斑斓的烟火。耳边都是烟花在心上炸开的声音。






  Dylan深吸一口气,认认真真地望着Thomas。慢慢从口袋里掏出那个让他纠结了一整天的东西——一只小小的对戒,套上了Thomas的手指。

 

  “我喜欢你,Thomas。让我做你男朋友吧。”



  “好呀。”



  金发男孩笑得比烟火还美,Thomas觉得自己一辈子忘不掉。



 

      

   对戒在漆黑的房间里闪着银光,被扔到地上,滴溜溜滚到墙角。



  Thomas急得想伸手去捡,双手却猛地被人反剪在身后。男人的眼睛里是令Thomas不安的暴动分子,他扯着笑,用鼻尖刮蹭着Thomas的耳廓。



 
  “Babe……你怎么可以答应他呢……我不够爱你吗?”




   他轻车熟路地解开了Thomas的衬衫扣子。




  Thomas几乎是绝望地哀求“别这样……求你了……*Dylan…我,我不想背叛他……我是他的男——呜呜……”




   Dylan不喜欢听他的小情人说话,他更喜欢他湿漉漉的泪眼。







  Thomas被巨大的羞耻感和负罪感吞没,而他的哀求只会让男人的欺负更厉害。他半跪在床上,一截细腰抖得不成样子,颤巍巍地想往前爬,却被人恶意地捉住脚踝,猛地拉回来,他一下子爆发出一声哭叫。




  “呜……啊啊啊——……啊啊……Dylan……”




   男人动作不断,俯下身子吻他,他的吻向来粗暴疯狂,Thomas被吻得几乎窒息,快感却成倍地在尾椎叠加,他的小脸都是泪痕,不断摇着头,却怎么也躲不开令人无法承受的撞击。





  他还是失去了意识。










  后来他记得他迷迷糊糊的倒在男人怀里,他问他还敢不敢,他哑着嗓子带着哭腔说不敢了。










   Thomas艰难的睁开眼,低头就看见了白皙的皮肤上触目惊心的绯红痕迹——以及下身的粘腻。



  他突然一阵恶心感涌上来,恨不得不像让马上自己死掉。




    他侧过身子看着Dylan,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




  (…我这个样子……怎么配得上你………)




    我好喜欢你,可是我不喜欢我自己。








   Thomas撑起身子,几乎是抽噎地穿上衣服,他不敢看他,只是慢慢走到墙角蹲下来,捡起那枚戒指。




   他不敢再套上它了。




  他只能眼睛红红地把那枚对戒放在桌上。










   Thomas逃也似地离开。他这次不敢犹豫。他一出门就坐上去机场的计程车,打电话给助理让他帮自己订好了飞伦敦的机票。




   他一个人坐在计程车上,一个人坐在飞机上,就像来的时候一样。






  小半天后他已经到了自己的公寓,助理说晚上有一个颁奖仪式,他得了奖,最好出席。Thomas欣然接受,即使他累的狠,头疼欲裂,他也不允许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想着那个男人。




   Thomas穿上黑色的西装,为了掩饰他毫无血色的脸,不得不选了一条扎眼印花的领带。




  他嘲讽地笑笑。




  镜子里的人那么精致,谁能想到衣服下的躯体如此不堪。


  






   镜子里的人撑着洗手台盯着自己,眼神那么偏执,魔鬼一般。



  Dylan握紧拳头疯狂地砸向他。



  哗啦镜子碎了一地,他盯着自己带着对戒的手扎满了染着鲜血的玻璃,他对着满眼的红色喃喃。




  “……对不起……”












   置身于酒会典礼,Thomas却觉得他被周围的热闹完全隔绝开,他心不在焉地回答着记者的问题,努力扯出一个又一个礼貌的微笑。




  (好累。)




    他强迫自己灌进几杯浓度不低的酒,这是和Dylan一起时他从来不被允许的事,他常说Thomas的胃会受不了的。




   醉意涌上来,天旋地转。








 

   他的记忆只能变成片段式的,支离破碎。









   他记得他脚步不稳地走到公寓门口,有人把他摁在门板上,温柔地哄他。





  “你抖什么,嗯?”




  “别哭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爱你都来不及呢。”





   他听见自己声音颤抖地问。




   “……Dylan呢…?”









   “我把他杀了。”








   那双偏执疯狂的眼睛里闪烁着Thomas曾经熟悉无比的笑。



  男人低下头咬着他的耳垂,暗示性地舔弄。




  “你难道不应该说点什么吗Tommy?”





   一种深深地,歇斯底里地无力感吞噬了金发男人。




   Thomas突然笑了,笑得眉眼灿烂,扬起脖子把唇讨好地凑近男人。




 
  “我爱你。”










  END












  我自己也很困扰这个局怎么解,所以结局各位自行理解吧。可能是副人格真的杀了主人格,也可能是双重人格都融合了,但无论是哪一个人格,Thomas都发现自己可悲地爱着。




   我太啰嗦了( ̄ε(# ̄)谢谢你们看完~~~

 







 

 

  






 







  



  

桑:???







哈哈哈哈哈哈哈

【newtmas】玫瑰(1)

*突如其来的脑洞   (๑•̀ㅂ•́)و✧

*中世纪  AU 

*小少爷什么的最可爱了




   

   Newt一眼就相中了他。



   和其他代售的奴隶一样关在笼子里——只不过他的笼子更大些,缠满了密密麻麻的铁丝。男人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浑身都脏兮兮的——



   唯独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闪着汹涌的光,越过铁笼直勾勾地盯着穿着丝绸套装的金发小少爷。



   Newt好奇地对上那双眼,瞬间地失神。竟不由自主地和他对视起来——




    有什么黏黏糊糊的熟悉感觉流进心里——仿佛是什么命中注定……他很确定笼子里的人也感受到了。



 
 
   一旁精明的商人意识到不对劲,立刻侧过身子切断了两人的对视,弯着身子赔笑:”少爷要是想要仆人,店里头有大把体面的。这种关在笼子里的都是的下等奴隶,而且这个来路不明,还有攻击买家的习惯,伤了您可就不好了……”




  “我就要他了。”



  Newt走上前轻轻蹲下,慢慢贴近铁笼,直视那双不可思议的眼睛。




   他没有察觉到自己微微翘起的嘴角




   让笼子里的人乱了方寸。






    直到两个人都坐在有一点颠簸的马车里,Newt才有一丝懊恼:自己只是想去集市上淘点新奇的小玩意儿,怎么一下子淘了个这么大的回来……怎么和Minho交代呢……



    他偏过头悄悄打量这个一时冲动买回家的男人。



   他有点局促不安,坐的笔挺,两只手却不知放哪儿,似乎怕弄脏了车子,在颠簸的车子里努力维持平衡的样子有点可爱。



   (看起来那么乖,Minho应该不会生气吧……哪有老板嘱咐的那么吓人嘛,还攻击主人呢……)




   “你叫什么名字?”
  


   “……Thomas!!”



   他像是听见主人呼唤的大型犬,猛地抬起头来,眼睛亮亮地盯着Newt。



   Newt摸摸鼻尖,受不住这般炙热的目光,有些慌乱的移开眼。



   “好吧……Thomas。现在我是你的……呃……主人了。”




   “主人。”




   男人天生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温柔。



   Newt感觉脸有点烫。



   Thomas歪了歪头,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TBC




Dylan的眼睛真的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眼睛了(*/∇\*)

520静坐写数学

我真是英雄



希望晚上可以梦见我桑表扬我

电影院里哇的一声哭出来
 

锤哥的泪眼

爵爷说向右走

“Steve?”

“I  don't  want  to  go…”



他们永远在。

永远。




我的小虫  我的基妹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漫威拆得一手好cp